柒染染染染

这儿柒染,是个什么都能做但什么都不擅长的废物
有对象!津轻!她!超可爱!
主霹雳了!!!!
凹凸主雷安,aph主冷战,没什么特别雷的,除了安艾和菊湾,其他有些不太喜欢,但不会太排斥【摊手
现在沉溺霹雳!!!
产不产随缘x
我爱风雀!我爱枫樱!!!!!

兄坑七夕18h

传说,在夜深人静之时如能听到牛郎织女相会时的悄悄话,日后便能得到如牛郎织女这般这千年不渝的爱情。于是许多少女会一个人偷偷躲在生长得茂盛的南瓜棚下,偷听天河私语。

 

“今日就是七夕了,胜儿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山看看啊,据说凡世的七夕,可热闹着呢~”风姿卓然的青年轻佻地想搂上龚常胜的肩,还没碰上,便被一拳击开。

“龚某失礼了,自会前去领罚。”龚常胜理了理自己的衣衫,“若是大师兄想去,自行前去便是,龚某便不与您一同前往了。”

“诶诶诶,胜儿,别这样啊~你这样师兄很伤心的啊。”东方芜穹也不在意,冲着龚常胜眨了眨眼。“难得遇上没有什么事儿又是凡世的节日,七夕的庙会可有意思了。”

眼看龚常胜毫无反应,只是径直往前走,东方芜穹装作委屈巴巴的样子:“庙会上可有不少有意思的小东西,胜儿没兴趣吗?就算没兴趣,就当陪陪你可怜的大师兄咯~”

龚常胜总算是停下了脚步,顿了顿:“……什么时候。”

“申时,至山门处便是,我带你去。”东方芜穹打量了下龚常胜,“记得换身衣服,嗯,想来你也没有,到时候我会叫人送去予你,你换上便是。”

见龚常胜似要说些什么,东方芜穹接到:“毕竟去凡世,你也不想被追着‘仙师’‘仙师’的叫吧?”东方芜穹弯了弯眉眼,“那可就这么说定了,胜儿可不许反悔啊~”

 

未至申时,东方芜穹却早已在山门处等候,待见得龚常胜前来,顿时笑意盈盈:“胜儿这么穿着当真是好看得紧。”眼见龚常胜伸手欲打,东方芜穹赶紧岔开话题:“好了好了,胜儿也是期待庙会的吧,我们赶紧去吧,虽说这庙会持续到晚间,但去的晚了,错过了些活动,可就不好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 

凡世的庙会确是热闹非凡,实是教人有些眼花缭乱,.龚常胜年幼时虽是在凡世长大,却也从未见过如此盛况,不禁有几分不适,又是推开一撞在自己怀里的女子后,被东方芜穹搂入了怀中,龚常胜正欲动手将东方芜穹推开,却被对方一句话堵住:“胜儿乖,师兄帮你挡着,乖乖让师兄抱着,等出去了,师兄便放开你。”

龚常胜抿了抿唇,觉得东方芜穹应该什么别的打算,就算有,小云哥哥教的防身之法也能用上,就算逾礼,不过是待回山后自行领罚罢,便也默认了东方芜穹的行为。

东方芜穹立时愉快了一大截,开开心心的给龚常胜介绍庙会上的东西,没多久,龚常胜手中便抱了一堆东西,径是些面人儿,花灯的小玩意儿,龚常胜儿时虽是见过,却是当真未曾把玩过,这时也是兴致勃勃。

东方芜穹看着龚常胜这般,也是有几分愉悦,趁着龚常胜不注意揉了揉他的发顶:“走了走了,带你去看更有意思的。”

龚常胜因着被东方芜穹搂着有了些时间,尚未反应过来东方芜穹做了什么,便被拉着往城外去了。

 

甫一出城,东方芜穹便如他一开始说好的那般松开了手,却是又牵上了龚常胜的手,拉着他往不远处的南瓜棚走去,棚下是片青草地,东方芜穹便这么牵着龚常胜坐了下来。

“大师兄?”龚常胜有些不解。

“胜儿,你知道吗,凡世有这么一个传说,在夜深人静之时,坐在南瓜棚下,能听到牛郎织女相会时的悄悄话~”东方芜穹弯了弯好看的眼,“你不想试试吗,说不定就能听见了,不试试吗?”

“这只是个传说……”龚常胜一边说着,一边认认真真的去听周围的声音。

“胜儿。”

“嗯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觉得我们想凡世幽会的男女,诶诶诶,你别动手啊,认真听啊!”东方芜穹嬉笑着避开了龚常胜的拳头,看着龚常胜认真的样子,眼神黯了黯,一瞬又明亮了起来,仗着自己修为较高,迅速凑上前以唇在龚常胜脸上点了一点,“胜儿,我心悦你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了,接下来瞎逼逼一段儿。

讲真,其实我是个画画的,就算我很少发,但是我真的是个画画的!所以,申请写文,基本是因为我脑子抽了,不过按照写考场作文的感觉走其实也不错,讲真,我一开始就是单纯试图写糖,其实后续还有一点儿,但是因为是刀就不敢添上,我怕会被铭哥打死,所以发群里吧

因为是一个小时堆出来的没什么逻辑,剧情比较乱,嗯,看日后有没有兴趣补充完整吧

嗯,顺便宣传一下好了 QQ群:852587304

是大二和穹胜的

之前画给蓝眼老师的……过两天抽空再细化一下吧……感觉颜色很奇怪……

我还是觉得……线稿好看些……

是给列表的x

对,我就是每天不务正业!